一键导航
您当前所在位置:乐研生物 生物圈 休憩驿站 心情驿站
0 1145
生物研友

学书

羊羊一家 于 2015-10-29 20:49 发表 [复制链接]

学   书

替补去学习书法,对我这个差生,而且是没有基础的人来说是件痛苦的事。

不说拿起来笔就紧张,就说那一支毛笔怎样捏住,怎样下笔,写出来怎样,我这样的年纪去学习,不要说面子丢光了,连里子也不剩下半分了。

为了完成任务,我硬着头皮去了。

黄老师挺认真,但是听得我云里来雾里去,凭着平时教学的那点儿小常识,懂得的皮毛,装作知道一点儿,等老师说完了,我早已汗湿衣襟了。心里不知道埋怨了多少回自己,为什么当初不一口回绝啊?好脾气害死人啊!

二十多年前,刚上师范那会儿,“写字”课上来了一位胡老师:“你们会写字吗?”一句话问得大家面面相觑。

“哦,不会写!以后你们师范生要考毛笔字、钢笔字、粉板字、简笔画,这些都是我来教,你们好好学,不过关不能毕业。”

一大群菜鸟不停啄食,等着老师的下文。

老师大笔一挥在黑板上写了个“永”字,说:“要学写字,就要把永字的几个笔画写好,所谓永字八法,看见了吗?”

噢,我的天呐!还没看呢,怎么就看见了?

说完,老师给我们每人一本柳大家的《玄秘塔碑》,说是让我们照着练习。

   原来的凤阳师范在山坡上,当时条件有限,没有那么多水,教学楼前放着三口大缸供我们洗毛笔,没等三天,乌黑发臭的水,加上我半死不活的笔画如同烂泥巴,糊得我苦不堪言。每天各种字20分钟,跟魔咒似的,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

等两个月过去,老师看着我们写的字,只想掩面哭泣,评价了一句“你们的笔画跟死蛇缠树似的。”一直不明白死了的蛇怎么缠树,但这也太狠了吧!

于是,跟着柳大师学习他的碑文,上课的时候看老师瞪我们恨不争气,写出来的字一如他的姓,真是惭愧啊!

一本碑帖,练了三年,还没有写完过一次,混到了毕业,钢笔字倒是长进了一些。

工作到现在,早已不学书了,只是每年学生定的软笔习字册是例行让娃们完成,自己也看看。

偶尔拿起基本名帖翻翻,权当是闻闻墨香。

十年前,偶看到余秋雨关于颜真卿的文章,聊到他的生平,谈到他的风骨,特地去买了一本《多宝塔碑》来对比阅读,更有几分感触,英雄秉性如此。

时至今日,再欣赏他的作品,我连字都不会写了,更不要说是学“书”。

也许是我没有慧根,更没有学会审美的眼光,惟愿学书有一点得,已足!

分享到:

乐研生物版权申明
©本文源自乐研生物,转载请注明©
如该文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管理员

共 0 个关于【学书】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5-10-29 20:4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乐研 qq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发新帖

版块推荐乐研BOX

关注乐研生物微信 关注乐研生物微博 扫描关注乐研生物微信/微博
Copyright (C) 2012-2019 www.loybi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渝ICP备12003567号-4
请勿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言论,会员观点不代表乐研生物官方立场。
beian

渝公网安备 50010602500619号

返回顶部
手机端微信扫描,关注乐研生物微信

关注乐研生物微信
体验移动化生物科研

关注乐研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