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导航
您当前所在位置:乐研生物 生物圈 科技前沿 科技新闻

我们通常认为,那些令人发指的变态凶手都是因为心理极度扭曲,才会做出种种对他人造成巨大伤害的暴力行为。但本文中的研究发现,这类人大都有着严重的生理缺陷:一个大脑区域明显变薄,导致他们无法理解他人情感,一旦觉得受到冒犯,就会作出强烈回应,诉诸暴力。对这些传统看法下无法治疗的心理变态者定性为精神疾病者,为新的疗法带来了希望。

由于当今技术能实时捕捉大脑活动,科学家的研究已不再局限于心理变态者的行为。我们可以研究他们在思考、做决定以及对周围环境作出反应时的内在生理过程。我们的发现也令人吃惊:心理变态者远不是自私这么简单,而是具有非常严重的生理缺陷,有一种学习障碍,影响了他们的情感发育。

心理变态者一度让所有精神病学家都束手无策,认为现有医疗手段根本无法为这些患者提供帮助。但现在,科学正在揭开心理变态背后的生理机制,我们对待这种疾病的态度也该有所改变了。如果是特定生理缺陷使得心理变态者无法对他人产生移情作用,难以从失败中汲取教训,那么弄清楚这种缺陷是怎么产生的,也许就能找到新疗法:可能是新药物,也可能是目标明确的行为治疗策略。

在美国国立精神卫生研究所(NIMH)、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IDA)和约翰及凯瑟琳·麦克阿瑟基金会的资助下,基尔雄心勃勃地启动了一项研究经费达数百万美元的研究项目,致力于收集1 000个心理变态者的基因信息、大脑成像图以及他们的过往病史,然后把这些信息分门别类,汇编成一个可查询的数据库。

我们认为,心理变态和其他精神疾病一样都需要治疗,但你不能出于同情才去帮助这些患者。美国的牢犯中,15%~35%是心理变态者。相对于其他罪犯,这些患者的犯罪年龄更小、频率更高、更暴力,他们获释后再犯罪的几率也是其他罪犯的4~8倍。基尔估算了一下,美国每年起诉、关押心理变态者的花费,再加上破坏他人生活造成的损失,总计高达2 500亿~4 000亿美元。心理变态这样的精神健康问题竟然一直被固执地忽略,你绝对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例子。

icon
尽管缺乏移情能力,心理变态者却似乎一切正常,从情感上看不出任何破绽,常让人觉得他们风度翩翩,甚至充满魅力。他们学着弥补自身情感上的缺陷,就像是断肢的人竭力在没有四肢的情况下生活。


icon
当我们向受试者展示一些真实的和乱写的单词,并让他们加以区分时,大多数人都能更快认出“血”(blood)这样有意义并带有一定感情色彩的单词。然而在心理变态者眼里,“血”和“房屋”这样的中性词似乎并无区别,他们对两种单词的反应都一样。不仅如此,无论他们看到了什么词,他们脑电波的波形都几乎一样。而当其他人看到一个有感情色彩的单词时,他们的脑电波波形会发生明显改变。另外,无论心理变态者看到了什么词,他们都产生波形不同寻常的脑电波。这些发现暗示,心理变态者的大脑活动与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语言还会以其他方式为难心理变态者:他们很难理解隐喻的含义。相对于其他人,他们更可能将“知识是恐惧的解毒剂”这个句子判断为是贬义的。另外,基尔在1999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心理变态者在识别抽象单词(如“爱”、“欺骗”、“信任”、“奉献”和“好奇”)时会犯更多错误。

心理变态者的另一个缺陷与他们注意周遭事件的方式有关。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约瑟夫·P·纽曼(Joseph P. Newman)和本文作者之一巴克霍尔兹的实验表明,即使当前的方法无助于心理变态者达成目标,他们也不知道改变策略。

异常的大脑


icon

心理变态者到底是后天造成的还是生而如此?可能两者都有。如果像研究人员认为的那样,在一个人反社会特质形成的过程中,基因作用只占影响因素的50%,就意味着生活环境和生物遗传同样重要。一些心理变态者的童年充满不幸,其他同龄人却是美满家庭的“小皇帝”。不论基因和环境哪个影响更大,早期干预(甚至早在学前阶段)都是非常关键的。就像在幼儿阶段,有个时间段是大脑学习语言的最佳时期(这个时期后,学习语言会变得更困难)一样,我们推测在儿童发育早期,构成“良心”基础的社交和认知能力的发展也有一个关键时间段。

被忽略的危险


人们对心理变态者有很多误解。这个事实或许不足以触动我们的心弦,但它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一些科学家估计,美国的监狱系统关押着50万心理变态者,而且还有25万多在社会上游荡——他们可能没有犯下严重罪行,但仍会威胁到周围人的利益。帮助他们控制自己的冲动,消除他们的侵略性,可以让很多无辜的人免受伤害。但直到现在,人们几乎没有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已投入到抑郁症研究中,而寻找心理变态疗法得到的资助,可能连100万美元都不到。在一定程度上,这是因为心理学家的热情已被心理变态不可治疗的证据浇灭。

不过也不用太悲观:一种针对具有心理变态倾向的顽固少年犯的新疗法已经获得极大成功。迈克尔·卡德威尔(Michael Caldwell)是美国威斯康星麦迪逊市门多塔青少年治疗中心的心理学家,他用一种强化的“一对一疗法”来治疗少年犯。这种方法也叫做减压疗法,目的是把具有心理变态倾向的少年犯拉出下面这种恶性循环:因罪行受到的惩罚会使他们犯下更多罪行,而新的罪行又会使他们再次受到惩罚。随着时间推移,经过卡德威尔治疗的青少年做出的过激行为越来越少,可以逐渐参与到标准的恢复疗法中。

相对于在常规青少年行为校正中心接受治疗的对照组,接受卡德威尔治疗的150多个青少年后来参与暴力犯罪的几率要低50%。而且在获释后的4年里,对照组青少年共杀了16个人,卡德威尔治疗下的青少年却没有杀一个人。这种疗法的经济效益也很明显:每花1万美元的社会资金用于治疗,我们就能节省7万美元的牢犯看护费用。

icon
经过集体治疗这样的标准治疗之后,心理变态者通常会变得更糟,而不是有所恢复。有机会了解他人弱点,会使他们更善于操控他人。

不管怎样,很多精神病医生似乎都错误地认为:心理变态者和反社会人格障碍是一样的。但两者并不一样。如果要问一个人有没有可能犯罪,反社会人格障碍的诊断是很有用的,但这种方法不适用于区分罪犯。在有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人中,只有1/5是心理变态者。然而在一次次庭审中,专家总会在证词中错误地指出,当一个被告具有反社会人格障碍,就说明他是心理变态者——换句话说,他很有可能再犯罪,不应该获得假释。

随着科学家对心理变态者大脑功能障碍的了解不断深入,新发现不仅会给深受困扰的普通群众带来希望,还会让我们的社会更加清醒。因为精神病患者已对我们的社会构成了如此大的威胁,而我们仍然选择忽视,这显然不合情理。只有当律师、监狱看守、精神病医生及其他所有人都开始正确看待心理变态者——认识到他们不是魔鬼,只是由于情感缺陷而导致行为怪异的病人时,我们才会拥有更加安全的未来。

分享到:

乐研生物版权申明
©本文源自乐研生物,转载请注明©
如该文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管理员

共 0 个关于【心理变态,其实也是一种精神疾病】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9-1-3 23:3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乐研 qq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发新帖

版块推荐乐研BOX

精彩推荐

更多>
关注乐研生物微信 关注乐研生物微博 扫描关注乐研生物微信/微博
Copyright (C) 2012-2019 www.loybi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渝ICP备12003567号-4
请勿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言论,会员观点不代表乐研生物官方立场。
beian

渝公网安备 50010602500619号

返回顶部
手机端微信扫描,关注乐研生物微信

关注乐研生物微信
体验移动化生物科研

关注乐研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